欢迎访问:第八色久久综合-色久久综合色久久88-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雪月风花】(30 雨夜追凶)

按下心中疑惑周怀恩赶到华清大楼一看便觉得有了极大变化,原本上班时间
人来人往此刻却见不到人影了。进到办公室门口便被两个警察拦了下来:「你干
什么的?找谁?」
  「我是这里的员工,刚刚冯局打电话叫我过来的。」
  「是吗?那你快进去,冯局在总经理办公室。」
  进到里面还有不少警员在整理着办公室中的文件,看来华清公司出事了这时
周怀恩已经清楚发生了什么也不再多问快步走向原来费屹立的办公室,见到冯雪
菲果然在里面。
  一身庄重警服在身的冯雪菲看到他双目注视过来隐隐闪着寒芒。沉默中的威
压让周怀恩有些心头发毛不由低下了脑袋。
  「哼!」过了好一阵一声冷哼传来,冯雪菲冷冷地问道:「你这几天干什么
去了?」
  「那天晚……晚上……」周怀恩刚刚开口又被一声冷哼打断,他心头一跳恨
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刮子,提这个不是作死嘛。「后……后来见到费屹立,也没什
么事就是让我跟着一个叫童老的人跑了几天腿,这个人现在去了美国,办什么事
我也不清楚。」
  冯雪菲略微琢磨了一下又问道:「那么公司发生的事情你都不知道喽?」
  「嗯,这几天没来上班,其他事情都不清楚。冯局,这个案子已经破了吗?
费屹立那些人落网了?」
  冯雪菲不含表情的望了他一眼,有些不情愿的点头说道:「前天晚上局里部
署行动,一举破获贩运毒品类违禁品的特大案件,查获毒品原料稀金矿石3。2
吨当场抓获包括正太集团总裁钟正太在内的犯罪嫌疑人29名,不过目前费屹立
在逃并未落网。」
  「嘶!」周怀恩不由倒吸口凉气,他知道3。2吨稀金矿起码能生产出1吨
新型毒品,这个案子确实堪称A市有史以来第一大案了。眼前这个女人立了如此
大功,那可正是如日中天了以她如今的威望,给自己点颜色看看真是小菜一碟。
  想到这里不免有些慌张起来,「啊,这真是太好了。冯局长真是能力超群,
真是领导有方,真是……太厉害了。我以后一定在您领导下,尽心尽力完成任务,
好好向您学习。」
  「哼!你以为拍几句马屁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吗?」冯雪菲满含寒意的声音响
起。
  周怀恩只觉心头一寒忙不迭解释起来:「冯局,冯局,那,那天的事,我,
我也是身不由己,我知道错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没想到不说还好,这一番辩解下来像是点燃了火药桶,冯雪菲嗖地站起抓起
桌上的物件劈头盖脑向他砸了过来,嘴里更是吼道:「你,你身不由己?你强奸
我是身不由己!你不敢了,你还想再强奸我吗?你这个混蛋,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我要让你坐牢,你给我等着,等着!!」
  从未见到一向从骨子里都透出高傲自信的冯雪菲竟变得如此歇斯底里,本就
理亏心虚的周怀恩内心倒是真被触动了自己那天做的事可能让她受到非常大的伤
害了。满怀歉疚的他也不敢闪避只是抬手稍稍遮挡了几下,口中诚恳地道:「冯
局,对不起!那天的事全是我的错,我愿意接受惩罚。我马上去自首坐牢,您先
消消气!」
  「站住!」见他模样的确是真诚的忏悔,人也毫不犹豫地转身往外走去,冯
雪菲饱满的胸脯剧烈的起伏脸上神情变幻内心也是复杂无比说不出的感觉,终于
还是略微平静下来开口喊道。
  走到门口的周怀恩转过身来见冯雪菲已经坐了下来依旧一脸寒霜的看着自己,
又指着办公桌前的椅子命令自己:「坐下!」
  周怀恩哪敢不从老老实实的遵从命令走了过来坐到了她的对面却不敢抬头正
视。
  冯雪菲努力平静下自己的情绪从边上的公文包里抽出一张纸张丢到桌上说道:
「你马上联系华清公司还能联系上的人,全力打听这名同志的情况。」
  周怀恩见她如此郑重地交代工作,不敢怠慢忙取过那张纸一看心中顿时惊涛
骇浪翻滚不止,那上面是一个女人照片的打印件而她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被他作为
炉鼎练功的女子。「冯,冯局,这,这是哪位啊?」
  冯雪菲情绪基本稳定下来,对于工作的事情也十分认真的回答道:「她是省
检察院侦检司的司长肖晚妆,侦破这次大案全靠肖司长提供的重要情报,不过就
在三天前她发出情报后便失去联系,由于华清集团费屹立等几名头目在逃因此他
们对肖司长的失踪有较大嫌疑。目前局里的头等任务便是全力找寻肖司长的下落,
绝不能让破案的头号功臣有什么闪失。所以你给我尽力打听到她的下落,明白了
吗?」
  听到她提高声调的命令,周怀恩暗自苦笑不迭「我的天哪,省检察院的司长,
自己居然用来做炉鼎,这是捅了多大的篓子,看来这回牢狱之灾是免不了了。嗯?
  肖晚妆?那不是父亲提到过的五朵金花之一,怪不得打听不到,原来她在检
察院里面……」
  就在周怀恩心潮起伏之际,冯雪菲手机声响起她自然不去理会眼前讨厌的下
属自顾自接了起来。「喂,是王局啊!对,我在华清大楼。喔,喔,嗯,很好,
太好了。嗯,嗯,我马上回局里,好,拜拜!」
  接完电话见周怀恩还是拿着肖晚妆的照片发呆不知想些什么,心中便是无名
火起一把将纸张抽了回来。「怎么?看到美女眼睛又拔不出来了!哼!」随即却
反应过来说话的口吻有些暧昧,顿时更添几分郁闷。
  周怀恩心里还在翻江倒海倒没发现异样,只是被她突然抽掉手中的文件有些
摸不着头脑。却见冯雪菲皱着眉头发怒的模样,冷冷地说道:「肖司长没事已经
在局里了。接下来你的任务还是尽量联系到华清公司的人员,争取将费屹立等嫌
疑人的行踪打探出来。好了,你可以走了!」
  周怀恩如蒙大赦忙站起来哦的一声,快步往外走去。
  冯雪菲盯着他的背影胸中一阵气闷总觉得自己被欺负成这样要是这样轻轻放
过实在不甘心,突然灵机一动有了个主意。哼!看老娘这番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这
个混蛋小子!
  「等等!」
  周怀恩刚走到门口又被叫住,心中也是郁闷这个女人没完没了了,但没有办
法只得再度回身问道:「冯局有什么指示吗?」
  冯雪菲露出一丝诡异的表情道:「你调到刑警队后还没特训过吧。那这样你
先别走,等会我带你去训练场给你做个特训。」
  「特训?妈的,这不是明摆着公报私仇要把老子当沙包打嘛。」周怀恩如何
不知道她的心思,偷偷瞄了她一下那副表情更是让他心头发毛。「冯局,你,你
不是还有事吗?要不,下,下次再训吧!」
  见他一副畏惧的模样冯雪菲心中感觉松快许多,哪肯放过他。「废什么话,
你跟我到局里办完事就给你做特训!」
  「别,别,那我直接去训练场等你好了。」开什么玩笑,那个肖司长现在正
在局里,那要是碰到了后果都不敢想了,周怀恩忙不迭开口道。
  哪里想到越是见他吓得脸色煞白的样子冯雪菲越是快活更是不肯放松,脸色
一沉口气严厉起来:「怎么,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把你送去坐牢?别的不说你
现在的身份也是贩毒集团的内部成员,那是什么罪名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我靠,好你个冯雪菲这是要栽赃陷害啊!周怀恩不由得又惊又怒指着她口中
语无伦次了:「你,你,你这是栽赃陷害公报私仇!我,我的身份王局长他也知
道的,你不能一手遮天。」
  「王局长啊,他老人家日理万机,这种小事全部移交到我手里了。」冯雪菲
见他激动地怒指自己反倒不生气悠悠地开口道。
  好,好个冯雪菲算你狠,周怀恩知道虽不像她说得那样一手遮天,但真要惹
恼了她把自己当毒贩调查一番王局长也不会有任何意见。前几天的事情说不准会
露了馅,谁叫自己屁股不干净呢?周怀恩无奈的屈服下来,只能低下头不吭声了。
  冯雪菲接下来再不理他往外便走,周怀恩也只有默不作声跟在屁股后面一直
到了A市公安局里。
  局长室门外周怀恩心提到了嗓子眼,暗自祈祷着千万别碰到肖晚妆。冯雪菲
敲了门进去竟还回头望他一眼,周怀恩心中那个恨啊,真是冤魂不散的臭女人,
但没奈何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迅速往里面瞄了一眼,周怀恩顿时如五雷轰顶头皮发麻,那个坐在王局长对
面的女人不是肖晚妆还能是谁。
  「啊呀,冯局来了,太好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帮了我们大忙的省检
察院的肖司长。」王局长满面春风的站起来笑着介绍道。
  「肖司长见到您真是太好了,这次多亏您帮忙破了这么大的案子,真不知怎
么感谢您呢!」冯雪菲快步走了过去脸含微笑地说道。
  「哪里哪里,我正在调查复核段天杀人案时获得了这个贩毒案的情报是属于
巧合,其实全靠冯局对此案的严密布控,否则我这些情报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这时两位极品美女握着手互相谦恭亲密不已的样子。
  两个绝代美人同时出现在面前的确撩人心魄,连王局长这样的老帮瓜都有些
把持不住,目不转睛地望着她们心里暗叹不知哪个男人艳福齐天能够搞到一个,
却不知那个缩在角落里的小家伙已经一把通吃过了。
  两女好一番寒暄后才双双落座,倒是王局长注意到了周怀恩把手招了招:
「小周,来,来,你也过来坐。」
  周怀恩那个无奈啊,只好硬着头皮挪过来低下头在一旁坐下。
  本来背对着他的肖晚妆这时才把视线扫过来,饶是她气质再冷静沉稳一看到
这张脸还是神色大变惊呼出声:「啊!是你?」
  她如此失态的模样让在座的其他两人讶异不止,王局长一脸疑惑地问道:
「肖司长,你们认识?」
  肖晚妆盯着周怀恩一瞬不瞬目光里却包涵无比复杂的情绪,此时也感到了自
己的失态稳了稳心神摇了摇头悠悠地说道:「不认识,不过……不过他长得和我
以前一位旧友非常非常像。」
  「哦,原来这样也是有些巧了,小周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但非常努力工作很
出色,这次也是经冯局安排进入华清集团卧底工作,完成得很不错。」王局长目
光不经意的瞟了周怀恩一眼也看不出什么异样便轻舒口气向她介绍起来。
  肖晚妆灼人的目光依然盯向周怀恩认真地听着王局的介绍,那张有些清冷的
脸庞露出一丝笑意道:「果然精明能干,看来王局冯局两位手下也是能人辈出啊!」
  她顿了顿又开口对王局说道:「王局,正好我这里要请您帮个忙了。」
  王局长笑容满面一口答应道:「哪里,您肖司长不用客气,有什么我帮得上
的尽管开口没有二话。」
  「是这样,这次我来A市调查案子时间比较紧,一个人有些顾不过来,可不
可以暂时向王局长借用这位小周同志给我帮几天忙?」
  「好,没问……」王局长正要满口答应却被打断了。
  「王局,我,我,冯局刚刚安排我有任务呢!」周怀恩听了肖晚妆的话那是
三魂去了两魄,说到底面对这个女人他心虚更是远甚冯雪菲,毕竟对冯雪菲比较
熟悉亲近虽然做了过分的事情也是有几分意外情况在里面,更何况刚刚基本已经
过关大不了被她狠揍一顿消消气了,而对肖晚妆那是完全理亏自己都觉得没有脸
面对此人。因此他鼓起勇气打断王局长的话,甚至目光望向冯雪菲带着几分乞求
的神色。
  冯雪菲现在一头雾水不知道刚刚还怕自己怕得要命的小混蛋竟然主动吵着要
找虐,见王局询问的目光看过来便稍稍点了下头回答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情,刚刚和小周说了等一下给他做个特训。」
  「哦,特训啊,那没问题以后再……」王局长听了神情一松可话说了一半又
被人打断,他也是郁闷。
  这回是肖晚妆开了口:「特训吗?那正好,我也正想观摩学习学习。冯局没
意见吗?」
  「哪里,肖司长能够光临指导正是求之不得呢!」冯雪菲自然一口答应下来。
  这下皆大欢喜两女依然愉快地继续聊着,王局长满面春风笑声不断,除了被
剥夺话语权的周怀恩愁眉苦脸等待着接下来两女的双重报复,心里暗叹果然出来
混早晚要还的,还真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两个小时后在铺满软垫的警校搏击训练馆内冯雪菲与肖晚妆一对绝世佳丽已
经换好了训练服闲聊着,同样换好装束一脸愁苦的周怀恩慢腾腾地走了过来。
  刚刚射击等科目只不过走个过场,草草便结束了,这个搏击训练才是这场特
训的重头戏。
  见周怀恩走了过来冯雪菲带着笑意转过身朝着他说了声开始了,便一声大喝
冲了上来。这副气势让周怀恩心头一凛刚摆好架势就觉得天旋地转,身体已被1
80度大背包重重摔在地上。还不等他龇牙咧嘴地爬起来站稳,只听耳旁响起一
声娇喝「再来!」紧接着又重现了刚刚的一幕,再度被摔倒在地。
  如此两下周怀恩不得不沉下心来小心应付对方的手段,却不想没多久便又是
被摔了7,8次。「没想到冯雪菲的身手竟然这般犀利,自己完全不是对手,真
是小看了这个女人啊」他心里不由暗暗叹服。
  见冯雪菲依旧站立在面前不肯罢手,周怀恩无奈地忍着疼痛再度坚持着爬起
身来,就在此时突然一个修长的身影挡在了身前。
  「冯局,你的身手好犀利,让我来学习学习怎样啊!」挡在周怀恩身前的竟
是肖晚妆,微笑着对冯雪菲说道。
  冯雪菲有些意外目光不经意瞟了肖晚妆一眼,心中不禁也跃跃欲试起来,同
样微笑着道:「哪里,早就听说肖司长的大名,应该是我向您学习几手才是真的。」
  说完一丝不苟地摆好了架势。
  周怀恩也是没料到肖晚妆竟会帮自己挡灾,不过他自然也抓住机会跑到一边
坐下来休息休息再说。
  这时两女已经开始交手,只见两人均是招数精妙劲透拳意几番试探下来竟是
旗鼓相当,不知不觉中便全神贯注地投入其中。顿时拳来脚往娇躯翻转飞腾斗得
飒是好看,十几分钟下来竟然谁也没占得上风依然平分秋色。旁边看戏的周怀恩
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只见两女均是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喘着粗气却还是激斗不止。
  这两个娘们是发神经了吧,竟然打成这副样子?他却不清楚当这两个如此出
色的女人聚到一起内心潜意识自然而然会产生攀比之心,更何况她们都是性格高
傲之人如何肯轻易服输。
  又过了七八分钟场中两人的速度都慢了下来,可目光却互不相让的对视手上
依旧不停。两人互相对对方有了几分敬意却都是有些不服,一个心想这个肖晚妆
果然名不虚传人长得这么漂亮竟然还是难得一见的高手,不过要不是前面扔了那
个混蛋十几个大马趴消耗不小以自己体力应该最后能战胜她,另一个也是心念电
转看来这个冯大美人并不是什么花瓶,有今日成就也不算意外,哼,不过要不是
自己前几天元阴被破功力受损应该还不是我的对手。就这样两人各怀心思的顶着
牛,此时不由得都暗暗咬牙准备使出最后的绝招要让对方吃个小苦头。
  嗯?体力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的周怀恩早已站起来观战,说实话看着两个大
美人比武那是十分的享受,他自然乐得饱饱眼福。不过旁观者清,此时他已经觉
得有些不对,场中两人很有默契地放慢攻速,明显在暗暗积蓄力量眼看就要各自
爆发出最后一击。
  说时迟那时快冯雪菲双掌快速向前击出虽离肖晚妆身躯尚有几步之远但一股
强大的气劲猛烈冲击而去,同样肖晚妆也飞起一脚一股同样猛烈的气劲冲向了冯
雪菲的娇躯。眼看就要两败俱伤了,突然两女都觉得腰肢被一条手臂勾住身躯也
被拉开原来位置。刚刚对方的攻击让两人均知道自己躲不过去受些小伤自是难免,
此时都长呼了口气平静一下心神,可往旁边一看却同时羞得涨红了脸庞,原来她
们的腰肢正被那个小混蛋一边一个勾住,身躯也紧紧贴在他的身上。
  「你们两个女人搞什么?就是互相练练手而已,还用上气功了?你们自己想
想这都像什么样子了?」耳畔响起男子训斥声更让她们羞愧均低下头不作声了。
  「咦?这小混蛋怎么敢这么骂我,这口气还是骂自己女人一般。」冯雪菲念
头转到这里心里又羞又恼,也不好意思再说话只是用力甩开他的胳膊往外走去。
  周怀恩只觉左胳膊被甩开后冯雪菲一声不吭的便走了,而右胳膊中的腰肢也
是挣了挣却力度不大并没有挣开而肖晚妆的身躯依然被自己搂在怀里,顿时他心
里奇怪起来侧头望了过去那张娇媚的侧脸比刚才更红了几分肖晚妆并没有看自己
可火烫的臻首还是紧靠在自己身上。「嗯?这个女人怎么回事?看上我了?」
  他心里狐疑不止悄悄用大手在她腰肢小范围移动了几把还暗中加了点力量楼
得更紧了些许。在这些小动作下他清晰地感到怀里的娇躯紧张地颤动了几下却没
有其他反应,这下周怀恩更是奇怪了这个女人明显性子高洁守身如玉,怎么会露
出这般媚态呢?至少像冯雪菲这样的表现才算正常啊,这是咋回事呢?
  尽管想不明白但眼前这个女人明显是对自己有了好感,这种状况自然令他心
花怒放本来最为提心吊胆的事情居然180度的转变了,更何况如此美艳无匹的
娇躯软软地靠在自己身上任何男人也会心猿意马,尤其是想到她灵泉幽穴那奇妙
滋味周怀恩就觉得欲火升腾。嗅了嗅美女身上的芳香他更是难以把持手上便不老
实地从腰肢上滑接触到了绵软之地,嘴唇也向着娇艳的红唇印去。这会美女检察
官没有让他如愿有些慌忙地将身躯从他臂弯中脱离开去,带着浓浓的羞涩轻声道:
「我们也走吧!」
  见到这清冷如冰的女检察官显露出扭捏的娇媚,周怀恩有些痴呆了下意识的
点了点头。
  两人一路上交流不多但有些难言的暧昧在持续的发酵着,很快便到了肖晚妆
下榻的宾馆里。
  肖晚妆刚刚打开房门身子便被人从后紧紧搂住了,两只大手隔着衬衣就对着
双乳揉捏起来,而后颈耳垂也不断遭到亲吻挑逗。肖晚妆一下子便被弄得娇躯软
绵,心脏狂跳不止忙往前挣开他的魔爪。口中说道:「别这样,我们先聊聊行吗?」
  见她这般慌忙的模样周怀恩更是觉得别有趣味,便点了点头说道:「好啊!」
  又拖着房间里仅有的两张椅子紧靠在一起做了个请的手势。
  肖晚妆默不作声顺从地坐了下来,很快肩头又搭上了一只大手她的脸上更红
但没有挣脱,按下心头忐忑终于打破沉默开口问道:「你的父亲是不是叫苗小军?」
  周怀恩万万没想到她竟然问起自己的父亲,说实话这个问题他也是心中充满
疑惑自己的父亲是段沉舟还是苗小军?这不由让他稍稍郑重起来点了点头道:
「是啊!你认识他吗?」
  肖晚妆并不迟疑点了点头转过脸来一双凤目满怀着思念与情愫望着面前的男
子,喃喃地道:「真像,真的好像。」
  灼人的目光倒让周怀恩有些不自在,但还是有些疑惑地问道:「那个,好像
从没人说我们很像的呀!」
  「你们的脸型不大象,他是方脸而你是长脸,但眉眼间那种神情气质很独特
完全一模一样。」肖晚妆似是有些痴呆了,双目一瞬不瞬地看着他慢慢地道。
  感受到这个女人如此刻骨铭心的浓烈情意周怀恩也受到感染心里激灵一下,
甚至有些妒意的道:「你们是恋人吧!」
  这句话像是刺痛了肖晚妆的心田,她目光一下黯淡许多,泪珠不断地顺着脸
颊滑落。
  周怀恩见此不由自主生出怜惜之意伸出手替她抚去滚滚下落的泪珠,嘴里不
知怎么冒出一句:「晚妆,你受委屈了!」
 这鬼使神差的一句情话顿时让肖晚妆失去了所有的冷静与矜持一下子痛快地
  哭出声来。那有些撕心裂肺的哭声深深打动了周怀恩的心房,他一下子将她
拉了过来双手捧着那张梨花带雨的俏脸,猛地对着红唇重重吻了上去。
  肖晚妆虽然已有三十五六岁了,但感情方面早年受挫后便自我封闭其实只与
情窦初开的十七岁少女相仿,昨天又突遭元阴被夺的大变故本就打破了心神的宁
静却蓦然见到与刻骨铭心的挚爱有八九分神似的脸庞,多年来积聚的情感如火山
喷发一般不可遏制地爆发出来竟将这份浓烈到极致的情意维系到眼前这个男子身
上。此时被这男子气息一冲身体便自酥软任由其作为,当口中被舌头突入交缠更
是连脑子都一片昏晕了。
  等她稍稍清醒之时身体已经完全赤裸的被男子压在床上,男子随手将刚刚从
她腿上剥下的内裤往边上一丢便重重压了上来。昨天那种被撕裂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次刺入体内的肉棒不再静止而是飞快地一下下冲撞起来……
  按下这边盘肠大战暂且不表却说冯雪菲离开之时不经意瞄到周肖两人依旧搂
在一起的画面顿觉心情有些失落与不爽,这种莫名的情绪带来的烦恼一直伴随着
她回到局里好在没多久她的注意力便被别的事情分散了。「冯局,冯局,好消息
好消息,刚刚有一对姓王的夫妇打来电话报警称华清公司的赵大勇在他们村里出
现了。」一个有着明媚大眼睛的年轻女警风风火火的闯进她的办公室兴奋地大声
说着。
  赵大勇?听到这个名字冯雪菲的柳眉不禁微微皱起,要不是这个家伙堵门自
己怎么会被那小混蛋欺负了。那对夫妇应该是真正王二中的父母了,唉,也是可
怜天下父母心老年丧子的确让人同情呢。她心里念头转过可脸上还是显得很平静
嘴角略带弧度望着那个年轻女警问道:「小玫,有没有说赵大勇他们有几个人?」
  这时叫做李小玫的年轻女警也发现了自己不成熟的表现,有些不好意思带着
撒娇的语气道:「冯局,你又笑人家了。嗯,报警人说了,赵大勇他们一共三个
人,就躲藏在他家很多年没住人的老房子里。」
  「好,马上通知二组集合,5分钟后出发抓捕赵大勇。」冯雪菲果断地发出
命令道。
  「是,明白!」李小玫也是身子一挺大声应道。随后却又像个小猫咪般撒娇
道:「冯局,那么我呢?能不能一起参加这次行动啊!」
  见她这副模样冯雪菲也被逗笑了,「呵呵,小玫,你干嘛呢?你不是行动队
员,还是等以后再说吧!」
  「冯局,冯局,我早就想进行动组了,您看,我这次射击科目比试成绩可是
排在前五啊!就带我去学习学习吧!」
  冯雪菲想了想这次行动没什么危险难度也不大让这小妮子增加点实战经验也
是好事,便点了点头答应道:「好吧!」
  「是,谢谢冯局!」李小玫满脸兴奋地行了个礼大声道。
  几分钟后警局停车场十名警员见到冯雪菲到来齐齐立正排好了队列,冯雪菲
见到李小玫旁边还站着一名女警脸上有些讶异便走了过来问道:「苏娜,你怎么
来了?」
  那个叫苏娜的女警员面容姣好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人也很精明能干现在已经是
刑警队审讯科的副科长,此时立得笔挺正色答道:「冯局,从这两天审讯的口供
中显示赵大勇是和费屹立等人一起潜逃的,因此我想参与这次行动可以的话进行
现场讯问,尽快掌握费屹立的行踪,望批准!」
  冯雪菲想了想也觉得可行,便点头道:「可以,不过幸苦你了。」
  苏娜笑了笑道:「没事,冯局。」
  「出发!」随着冯雪菲一声令下,警员们纷纷登上车。一共两辆警车呼啸而
出,前面一辆是普通警车坐着冯雪菲,李小玫,苏娜,驾驶员也是个经验丰富的
老刑警老张,后面跟着的是带有押送功能的中型警车,八名二组刑警队员全部乘
坐这辆。
  今天是个阴雨天从下午开始雨就越来越大,此时天色差不多完全黑了下来密
集雨滴敲打车厢外壳的声音响个不停,冯雪菲对着旁边苏娜的说话打破了略显沉
闷的气氛。「苏娜,真是辛苦你了,过几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准备得差不多了吧!」
  「没事,婚礼也就是个形式两家的老人操着心呢,我到时候人到了就行。再
说,他呀,对我的工作也蛮支持的,呵呵!」苏娜的话语中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你呀,这是人生大事怎么这么不上心,看来你那位新郎可真是惯着你呢!」
  「哪有,他呀,一点都不浪漫,要不是看他人老实本份够体贴,本姑娘嫁不
嫁还要考虑考虑呢!」
  这时旁边的李小玫不干了,满怀着嫉妒口吻道:「娜姐,你就不要显摆了,
欺负人家没有男朋友是吧!嗯!!」
  「呦,小妮子思春了啊,要不姐帮你介绍个好的!哈哈哈哈!」
  一路欢笑声中车辆已经行驶了六十公里到了王老夫妇的村子,接下来的行动
顺利无比在王老夫妇的指认下刑警队员们冲破了那扇快要朽烂的房门,里面赵大
勇等三个嫌疑人顿时呆若木鸡老老实实地束手就擒了。
  短短十来分钟后冯雪菲就见苏娜带着喜色的上了车。
  「冯局,拿到了。亏得王老夫妇帮忙劝说,那个赵大勇招供出费屹立窝藏的
地点了。诺,就是这个地方,这张是根据供词画的地形图。」苏娜边说边将几张
地图和她画出的地形图拿了出来指给冯雪菲观看。
  冯雪菲盯着地图看了一会眉头深锁起来说道:「这个地点如此偏僻而且已经
处在神农山脉边缘,看来他们是想潜逃进山里。神农山脉那是深山老林千里方圆
了无人迹,再要抓捕他们那就困难了。好在那处地形并不复杂,看来必须马上赶
过去实施抓捕。通知黄组长马上出发!」
  随后两辆警车冒着暴雨又向着百多公里外的新目标进发了,车厢内司机老张
微叹口气自语道:「下这么大雨,那山区里路可不好走啊!」
  冯雪菲等人望着车厢外越来越大的暴雨也不约而同的锁了锁眉头,果然行到
半路冯雪菲身边的对讲机传来黄组长急促地话音。「冯局,冯局,我们的车辆陷
入泥坑轮胎打滑暂时抛锚了。」
  冯雪菲感受到越来越颠簸的道路也有些无奈想了想朝着对讲机道:「黄组长,
你们先就地抢修,尽快赶上来,我们先去目的地观察情况。」
  「不,冯局,这不行,你们几个女同志,太危险了。还是等……」黄组长焦
急的话音半途而止,看来双方之间的距离已经超过对讲机的通信范围。
  天空中电闪雷鸣暴雨如注,泥泞地山路上小小的警车艰难前行着……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